⚽申博太阳城⚽登录入口【LD688.TOP】是国内注册会员最多,交流最火热,最具人气的足球社区论坛,在国内独一无二,最受体育足球玩家推崇的信誉平台,足球迷的家!

触目惊心党争是民国初年一景

1907年10月17日,政闻社在东京神田区锦辉馆举行成立大会。中国留学生1500人(占东京中国留学生总人数的四分之三)出席大会,孙中山的老朋友犬养毅等日本嘉宾来了十多个。

政闻社社员200余人坐在前面,以同盟会张继、陶成章为首的革命阵营来了400多人砸场子,余下是打酱油的。

政闻社精神领袖梁启超发表演说两个多小时,当他讲到“今朝廷下诏刻期立宪,诸君子宜欢喜踊跃”,张继在台下大声骂:“马鹿(日语笨蛋)!”接着振臂一呼“打! ”革命派击掌欢呼,齐往上冲。

忽然,革命派有人将一只鞋掷向梁启超。梁老师没有德州牛仔身手,不幸命中脸颊,但退场还是保存了读书人的斯文。

会场一片闹哄哄,日本警察要求反对派离场。张继本想批驳立宪派,忙着打架却没来得及发表演说。气氛稍平静后,他质问犬养毅:“你曾在早稻田大学对中国学生说,中国当速行革命,如今你为什么又附会立宪? 猥鄙至此!?”犬养毅低头表示谢谢他的指出,并登台说明,他参加这个大会不过是对立宪派友人的应酬。

这是海外立宪派核心团队筹备政党的一次尝试,虽被扔鞋门搅局,但组党已呼之欲出。

科普出版家、《东方杂志》主编杜亚泉在1911年3月发表“政党论”,以科学方法列出时人对政党的见解矩阵,分析政党在中国——“不可能有”,“可能有”,“不可以有”,“可以有”,四个方向的论据都指向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。

政闻社成立后,就以全体社员名义致电要求召开国会,任法部主事的社员陈景仁同时奏请罢撤主张暂缓立宪的大臣于式枚。

1908 年,《结社集会律35 条》颁布。“政事结社人数以百人为限,军人、学生、妇女等八种人士不得参与。”革命党在体制外扔炸弹,这种退一步又没到位的规定正好当靶子。而希望在体制内活动的立宪派对此规定也十分反感。

实际操作中,政府对党会注册并不很为难,只要纲领别太不给面子的大都能通过。从1901 ~ 1908年,立宪团队成立了50多个,商会、教育会、农会超过2000个。“国会国会之声,日日响彻耳膜”。

1910 年10 月,湖南发行公债不交谘议局议决,军机大臣说仍照此办理。民选议员指军机大臣“以命令变更法律”。民选、钦选议员势不两立,而双方都信国会在即,组党遂成热潮。

宪友会脱胎于政闻社和国会请愿代表团。孙洪伊、徐佛苏等负责起草党纲。国民如一盘散沙,“为之团者政党也”,国民向无纪律公德,“为之练习者政党也”。

1911 年8 月,民政部准宪友会注册,并在18省建立支部。没有钦选议员参与,因此它被称“性质最为纯净,完全为在野之政党”。

孙洪伊致电梁启超“促动党名”,梁拟名“帝国统一党”。这名字好像“吴有财”、“卜革命”,颇有歧义,一公布就引起诸多误会,以为此党意在统一各派,目的是为专制。

徐佛苏致书梁启超说:“在宣统五年之国会,必占大多数议席。若中央总部能主持得法,各省又不分裂,则真泱泱大党之风也。”

康有为高度评价说:“今统一党之注册于民政部也,乃中国政党发启明之初焰。民政部之许统一党注册也,为中国官认立党之雷震第一声。”

宪友会、政友会、预备立宪公会、帝国会、公会绕口令般的党名下,主义相似而派系林立、矛盾重重。如政友会即“蓝票党”,实进会由“白票党”演化。(资政院讨论《新刑律》时,赞成通奸有罪投白票,反对投蓝票。)

1895年,兴中会广州起义失败,孙中山、陈少白等流亡日本。到神户时,当地报纸发表《领袖孙文抵达日本》消息。孙看了十分惊奇,此前他们一直用起义、造反、光复来表述自己的活动,日本人给的新名字感觉很时尚。

孙中山赞许地对陈少白说,“革命党三字最雅善。”陈很赞同,今后咱就是革命党了。

革命党与政党相比,更强调政治道德修养,“若夹杂一点富贵利禄的心,就像微虫霉菌,可以残害全身。”

1911年5月清廷颁布《准革命党人按照法律改组政党谕》,之前限制自由的文件让立宪派讨厌,而这次放开自由的文件更让革命党嫌恶。革命党与政党划清界限,以防玷污崇高感;立宪党与革命党划清界限,以防失去合法感。

孙中山一向反对西方的政党政治,尤其是政党分赃制。他指出,今天的一般共和民主国家,却将国会当做政党所一手包办的事业,每当更迭国务长官,甚至下至勤杂敲钟之类的小吏也会随着全部更换,这不仅不胜其烦,而且有很大的流弊。

《民报》讽刺说,“政党者,摇唇鼓舌以政见上闻于朝”—— 这不就是政闻社的来历么。章太炎则从根本上否定立宪派组党,因立宪党都是阔人,由他们来决定人民未来,则“朝有党援,吏依门户,士习嚣竞,民苦骚烦”。

梁启超说,“中国前途,非我归而执政,莫能拯救。”革命后,各路豪杰都急着回国开拓疆域,他却到第二年10月才真正回国。

他在给袁世凯的信中提出,当前政治力量分三派,一是以袁世凯为首的实力派,二是由立宪派转化来的改良派,三是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。第一派毋庸组党,第二派必须组党,第三派应改造为党。实力派掌实际行政权;立宪派与革命派在议会竞争立法权;立宪派与实力派联合反对革命派,如此可平稳过渡。

事实没有理睬梁大师设计的科学路线年袁世凯解散国会,共有300多个党团分分合合,旋生旋灭。民初政党谱系的繁杂程度,堪比红楼梦四大家族族谱。

原始状态是同盟会A、预备立宪公会和宪友会。同盟会A派生同盟会B、民社(后演化为国民公党)和中华民国联合会。宪友会派生国民协进会、共和建设讨论会、共和统一党。同盟会B、国民公党以及另外组合进来的统一共和党、国民共进会、共和实进会五个,共同组成。共和建设讨论会、共和统一党以及另外组合进来的共和俱乐部、共和促进会、国民新民社五个共同演化为。国民协进会、预备立宪公会、中华民国联合会三者数次在统一党\共和党的名字下分化组合,再以统一党、共和党和上述三者结合为进步党。

进步党机关报说,“近日之所谓政党,问有政治上的结合乎,无有也;问有道德上的结合乎,无有也。盖不过一二野心家,以为争权夺利之工具。”

许多重要人物为效率最大化都跨党运作。梁启超、孙洪伊三党,刘揆一、李平书四党,章太炎、温宗尧、汪兆铭五党,梁士诒、汤化龙、谷钟秀、杨度、 程德全六党,张謇、唐绍仪、孙毓筠、于右任七党,熊希龄、赵秉钧八党,黎元洪、陆建章九党,伍廷芳、黄兴十一党。

宪友会成立那天,距辛亥革命爆发还有128天,那时谁也不能预期上述这张复杂谱图。

在这128天里,许多宪友会党员成为革命党的暂时同路人。当湖南巡抚余诚格缴获了革命党黑名单,询问谘议局议长、宪友会湖南支部书记谭延贻时,谭掩饰说“不过是一班好议论者”,极力保护了革命火种。

在革命党和立宪党有效合作下,湖南成为继湖北后第一个独立省份。然而成立军政府后,谭延贻却授意手下杀害了革命党人、军政府都督焦达峰。再往后,他又拒绝北洋政府两次任命,被孙中山聘为陆海军大本营大元帅,成为不倒翁。

“我们不但想救国要跟孙先生,即做人亦非孙先生为师表不可。”按照谭延贻的说法,这些选择似乎还是因为跟人,并非因为主义。

侯宜杰《清末合法政党宪友会的成立》,丁文江、赵丰田《梁启超年谱长编》,姚伟《清末民初多党制理论与实践研究》,张海鹏等《中国近代通史》,李华兴、吴嘉勋《梁启超选集》,韦庆远等《清末史》,陈达凯《中国现代化史》,董方奎《清末政体变革与国情之争—— 梁启超与立治》,岑树海《近代中国政党的发轫》,闻丽《辛亥革命时期的政党观念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